满船清梦压星河

我们互相认识一下吧~

我叫六桥

期待并且喜欢着你的每一条回应

你呢?

🌟🌟🌟🌟🌟🌟🌟

我的微博:动不动就删博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并不有趣

我的提问箱:好像别人都有而我不知道怎么玩就凑个热闹

+

《六月的旭日》

吸血鬼au 迷幻脑洞


六月,他躲雨进了一家剧场,注意到舞台上有个男人长得很像他的爱人。



有一瞬间,他几乎以为爱人真的回来了。


爱人还欠他一声告别没有讲,于是他一直等到了现在。


从远处高楼还没立起来的时候,旭日还未坠落之前。



舞台上那个人叫郑云龙,是名很专业的音乐剧演员。


音乐与演员这两个词排列到一块,台上那个人便远了,他既不会表演也不懂流行的旋律。


所以他安静看着,躲在阴影处,无声无息,如同幽灵。



他的爱人倒是在音乐上造诣颇深,应该是,因为当年他们在维也纳相识。


他曾问他的爱人:要是不打仗了,你想做什么?


爱人...

+

【云次方】小欢喜 03

郑·年级第一·钟情人设·龙/阿·不爱学习·打架贼溜·嘎  护工

多·小娇气包·哈斯

——————————————————————

第三章:他是个幼稚鬼


其实阿云嘎没有别人想得那么辛苦,他有什么好辛苦的?能吃、能喝、能跑、能跳,大活人一个怕什么辛苦?他心里是有疤,可也没轴到一遍遍去戳它让它更疼,采点草药嚼烂了糊上去想法儿假装它不存在就得了,犯不着跟根本没办法挽回的事拧巴。

本来这些道理他自己想得明明白白,看开点,放下,节哀顺变……偏偏一来到这,郑云龙看...

+

【云次方】小欢喜 02

郑·年级第一·钟情人设·龙/阿·不爱学习·打架贼溜·嘎 护工

多·小娇气包·哈斯

————————————————————

第二章: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 


“刘姨!帮忙开个门儿呗!”

何震扯着嗓子喊得脖子上青筋都爆出来了,可惜只有院里的罗汉摇着尾巴跑过去跟他隔着铁栅栏相望。

何震伸手打了个响指把哈士奇叫到跟前:“罗汉,给哥哥把门打开。”

罗汉的智商遗传了它爸二傻的三分之一,只会坐在原地冲何震吐舌头。

何震叹气:“姨——!”


“姨什么姨,吊嗓...

+

【云次方】小欢喜 01

(可能这篇要代替《竹马》了……)

郑·年级第一·钟情人设·龙/阿·不爱学习·打架贼溜·嘎 护工

多·小娇气包·哈斯

 ——————————————————

第一章:小黄鸭就要送给小朋友


今天周一,开学第一天。

郑云龙人模狗样的作为学生会主席发表完讲话,鞠完躬撩着刘海走下台,板正的身姿哪哪都一股子男神味。


“学长,我喜欢你!”


郑云龙笑笑,冲声音来源处的地方微微点了一下头:“谢谢你。”

礼堂轰得炸开了锅,女生的尖叫烘托得典礼气氛跟追星现...

+

【云次方】缘君 03(《漫漫》大改)

03有求必应


其实阿云嘎一直觉得他对郑云龙的好是从来不求回报的。

他自知城府颇深,却也因是个武官只习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干脆,要他说出泰戈尔式的“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想来十分不易,可偏他又对那些文绉绉的翻译腔生不出丝毫轻视之心,即使算不得十分理解也堪称上感同身受——所以郑云龙请求他做的事,他总硬不下心肠拒绝。


到了跑马场,阿云嘎一眼就瞧见了作东的林雄铭。后者被一行六个保镖拥簇着,高大的身材穿了一身英式打扮,黑西服白衬衫,还戴了一顶亚麻色软毡帽。“贤弟!”他很热切地迎过来握住阿云嘎的手摇了摇,手心湿漉漉的,微凉,蛇皮一样。...

+

【藕饼】哪吒是怎么长成混世魔王的?(5-6)

5、李府的晚餐


金吒塞嘴里半截山楂条,趁娘不在赶紧招呼木吒哪吒过来开会,仨小脑袋瓜头碰头挤一块儿,最小个儿的大哥先开口问:“知道娘今天去打什么妖怪了么?”

中不溜的木吒一脸沉重:“知道!”

“你呢?”

两双眼睛盯着的大头娃娃翻了个白眼,挖挖鼻孔托着长音说:“鳗——鱼——精——”

金吒一巴掌呼掉哪吒的手:“咋这么不讲究呢?”

接着凝重道:“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木吒贼给面儿的一挥拳:“知道!”

“意味着啥?你说。”

木吒哭唧唧哼哼:“今天又要吃鳗鱼饭啦?”

金吒长叹摇头:“可不是!可怜啊可怜,我们李府弹光粮没只能吃外头的妖怪了。”

哪吒又翻白眼,奶声里透着严厉:“是弹—...

+

【云次方】缘君 02(修文)

第二章:郑云龙其人


郑云龙是个十分聪明的人,懂得利用一切资源达到自己的目的。可家里老太太没去世前,却挽着他的手说他最让人放心不下。为什么呢。因为一个人在这件事上聪明,就一定会在另一件事上犯蠢。

郑云龙事事聪明,甚至堪称精明,唯独在感情上蠢得一塌糊涂。他知晓自己一身皮囊的优势得天独厚,就总以为一颗心也跟着无懈可击。


“郑先生。”孙宜缃站在人群前轻轻唤了他一声,柳树枝垂在她身后,拨起湖面上的涟漪恰符合此时气氛。

郑云龙似乎刚回过神来,笑得温文尔雅:“唤我仲鸾即可……你我不必见外。”

孙宜缃微微红了脸,在几位同窗的打趣鼓励下贝齿轻咬红唇唤了他一声仲鸾。

马...

+

【藕饼】哪吒是怎么长成混世魔王的?(1-4)

1、哪吒的哥哥


这是哪吒第一次偷跑出府,看什么都新鲜。要不是管家爷爷在后面五声长三声短的叫唤着,他能馋嘴定定站在那家卖砂糖冰雪丸子和荔枝膏的小铺前待上半天功夫。

“哪吒呢!”管家哭丧着脸满街转悠,一颗心几乎坠到了肚脐眼上,腿肚子都慌得打转,“谁看见我们家哪吒啦?”

卖卤煮火烧的小陈哥提着舀子兜了一勺猪内脏浇到许媒婆饭碗里,听了李府管家的话,一边捶着酸疼的腰一边甩净长柄铁舀子上的卤水:“哎哟,哪吒跑出来了!咱给帮着找找去不?”

卤水汁甩到了客人身上,小陈哥立马鞠躬道歉然后听见许媒婆说:“找个屁,你是去找那魔头还是去送死啊!”

呼噜呼噜扒着饭,没留意身后有把木剑正朝她肥屁股上扎过来。...

+

【藕饼】他有一身神通

观影后的乱七八糟想法……

——————————————————


哪吒领命带兵出征前,还像小时候那样得在镜子前虎头虎脑好好打扮一番才放心。他穿上银甲胄再戴好兜鍪,贱兮兮像模像样地缕了缕头顶黛蓝色的盔缨然后琢磨着还差个披风才威武。

士兵立在帐前委婉催促元帅上马,哪吒嗤笑扫向镜子里的人说:“哧,那二货让你上马,你用得着么?”

镜子里的映像呲牙咧嘴笑得张狂,少年意气风发吹声哨子的功夫风火轮就飞至了脚下。只是笑着笑着,哪吒突然又沉下脸来:“真丑。”

无由怒火涌上心头,明明清莲化身,却成了军中最出名的阴晴不定。

哪吒甩掉身上层层负累,觉得还是一身红衣来得自在。只是最后摘下兜鍪时,抓着盔缨...

+

【云次方】缘君

第一章:春来到


设定如果引起不适,请果断退出不要迟疑,🙏🙏

请注意tag

————————————————

也许看完你会发现……

对不起我又在修文了🙏🙏

《漫漫》立意太正经,可我最近很苦只想看他俩谈恋爱。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 (17)

HE,绝对的。

——————————————————————

第十七章:混世魔王


三人心知肚明这顿饭吃得并不舒服,不过好歹算潦草过完了节。

至街上都点起了灯,郑云龙携孙宜缃起身要与阿云嘎告别。阿云嘎醉醺醺地站起来要送,被椅子腿绊倒踉跄着往前扑了一下。郑云龙急忙上前扶他手臂,被不着痕迹地挡住并往外一推:“没事,起快了而已。”

郑云龙看他一眼,四下扫视说道:“你醉得不轻,哑巴呢,让他来照顾你。”

阿云嘎一边强调自己没醉,一边醉意憨憨地歪着脑袋问:“哑巴?是啊,哑巴呢?”

他茫然地很,又像是十分无措,呼唤哑巴的声音就色厉内荏的盛气凌人起来。莫名其妙地对别人发火除了小肚鸡肠外,更大的...

+

我要把我写的双o都放出来啊啊啊啊啊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15-16)

第十五章: 天上月,水中影


高天鹤的父亲是清末驻扎姑苏的一位协统,当年起义爆发清廷震撼,蔡渝佩率兵北上时正是此人首先率领部下宣布脱离清朝中央,后来又为蔡系部队打开城门支援物资,更是与蔡渝佩夜谈若末帝退位必当举荐蔡先生任新政府大总统,是以蔡渝佩十分感念他的“从龙之功,”拨出众多肥缺要职任其挑选。

其子高天鹤在警察厅当厅长,如今风头正盛,他的生日宴不可能不热闹:一桌一百七十块法郎的西菜宴在别有天大饭店摆了二十六桌贺主人翁二十六岁生辰,糕点洋酒免费自取,每一只白面包底都印有英文字痕“Happy Birthday”是专门请六国饭店的英国厨师烘焙的,整场宴会粗略计算下来花费五千有余,而...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 14

⚠️:嘎龙+哑巴对嘎的幻想

这章写得很古怪,想表达的东西没写出来,等过一阵还能想起来的话再改改吧。有什么建议也可以评论告诉我哦。


第十四章:他快疯了

放评论里👇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 13

第十三章:情痴堂


如今正骄阳似火,铁皮子汽车停在树荫里也没凉快到哪去。

这得等到什么时候?

王晰有些不耐烦,嘴里哼的小曲儿也越来越浮躁。

若不看皱起的眉头,他今日穿了件竹月色长袍,衬得一张白净的脸果真如竹林中的月光清冷高洁,坐在车里文质彬彬的不像个将军。可惜领口盘扣放浪地解开了三颗,锁骨胸膛露了一大片,气质又艳俗很多。


高杨步出门,看见王晰把胳膊搭在车窗外露着细白的腕子抖落烟灰,就把周遭的事物全都给忘了。眼里只剩下那扇小小的窗,跟拍相片似的,蒙头进黑色罩布里把人圈在自己的造物中从此定格。


“您在唱什么?”他问。


王晰瞥了高杨一眼,对于如何拿捏这样不知世事又颇有心气...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 12

第十二章:欢喜冤家


蔡程昱曾经跟人说他和马如晦是天生的敌对者。观念不合,行为处事自然也互相看不上眼,平日里就算勉强结伴出游也是打发百无聊赖的生活。

但他俩的不对付,又十分的幼稚孩子气。心情好了,要跟对方炫耀炫耀,心情差了,要跑去吵吵嘴撒撒火。


有一天的读书会上郑云龙被他俩吵烦了,将书一扔再也不主持会议,揪两块法棍砸过去:“你俩知道‘欢喜冤家’这个词么?祝你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马佳捡起落在怀里的面包吹一吹塞进嘴里,翘腿窝在老爷椅上:“君子有九思,色思温,貌思恭。你以后少发火,少胡说八道。”

郑云龙发不发火不要紧,反正他表面上对外人足够谦和,全天下的君子兰都快叫了郑仲鸾,只...

+

【云次方】郎骑竹马来 4

第四章:爱情啊,缠绵呐


再甜再多的“好哥哥”也只能换来一个吻,锻炼得郑云龙差点想去研究柏拉图的文学。不过倒也不是任何时候都十分想发生点什么,和阿云嘎待在一起无所事事、虚度光阴也高兴,好比以前不知道一颗长得畸形的西红柿也值得拍照发微信说它好可爱,从一碗绿豆冰沙和酸梅汤加冰块哪个更好喝开始谈论竟然能一直讲到冥王星离太阳太远了连阳光都照不到有点可怜。

明明知道对话总是毫无营养,可就是能很简单地快乐起来。

甚至郑云龙已经不会再去想以后、想余生了,他好像已经明确地知道这辈子肯定会这样细水流长地过下去,任何其他轰轰烈烈的、刻骨铭心的形容词,他都拒绝,一点也不羡慕向往。


那天他站在湛山寺兰亭...

+

《漫漫其修远》的一点关系整理



我都写了些啥玩意儿啊……绝望


有想问的可以在这条底下的评论问哦,我每一条都会回复哒



————————————


对了,我打算先着手把某一本写完,能少坑一本是一本,你们想先看哪本?我做个参考嘿嘿嘿(仅作参考🙏🙏)



怎么就想不开写长篇连载了呢???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 (11)

第十一章:坠溷飘茵


一连在学校里受了几日军训,郑云龙静等马佳回传消息的功夫有心寻机与阿云嘎“破冰”,再加上蔡程昱的调和没多久就顺理成章地传了他俩不打不相识的佳话。

可惜这边难得安稳,金陵那里却突然传来蔡渝佩要亲至梅溪阅兵的消息。


“他要阅谁的兵?”郑云龙皱紧了眉问。

“自然是王晰的兵。”阿云嘎说。

只是刚略微放心,就紧接着听他说道:“还有我的兵。”

郑云龙不喜这种情况发生,一叶障目般又问:“你的兵不是都在渝林?”

“我来梅溪也有两月有余了,怎么,不打算认我这个长官?”

郑云龙沉默片刻,却是道:“长官可以认,总统认不得。他若敢来梅溪师范插手学生们的军训汇报演出,我就敢打电...

+

请问大家有狗血三角文推荐嘛?就红白玫瑰,竹马天降打擂台那种……

超级想看!!!!!!!!!

龙嘎嘎龙无差都可(就是……不太能接受把一方完全弱化成弱受来描写的那种)

🙏🙏❤️❤️~


————————————

以及……我jio得我可能要坑文了

啥也写不出来了

救命🆘

+

【龙嘎】一个总裁决定去死(02)

⚠️慎入!慎入!

这篇是心血来潮的龙嘎 

一个丧破天际 破镜不一定重圆的故事

一切都是假的,就像二月没有三十号。

—————————————————————


第二章:他亦凡人


阿云嘎个人猜测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同性恋者都看过《同志亦凡人》这部剧。

那么郑云龙的存在就很好解释了。

一个最受上帝偏爱的宠儿。

没人真正地讨厌他,城里所有的gay都喜欢他,连最讨厌男人的lesbian也会愿意对他客气地笑一笑。

然后他们关系也如同Brian、Michael和Justin,一经出现势必引起一场水深火热的撕逼大战。

貌似挺荒谬的。

当事人还没发话,看客们却早...

+

【云次方】郎骑竹马来 3

第三章:好哥哥


郑云龙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小孩为什么笑那么贼,纯粹以为是何震给小宝贝带坏了。他倒没怎么在意,反正何震再皮也翻不出他的五指山,更别提有样学样的那个小的。可阿云嘎太了解自家熊孩子了,那双小眼睛圆鼓溜球地一转他就知道这是又在想什么不着调的鬼点子。


何震揽着小孩一起看电视,俩人嘀嘀咕咕地看了看郑云龙,脑袋瓜顶一块贼兮兮地笑个不停。

阿云嘎悄悄观察了一会,算是明白了个大概,接着也忍不住跟着直乐。

拍拍郑云龙的腿让他往沙发里头躺躺,“给我腾个地儿。”

郑云龙在抢遥控器的战役中铩羽而归,本来就对阿云嘎满是怨念,这会又让他笑得发虚,呲牙假笑着哼哼唧唧地说:“不想动,累瘫了我都...

+

【龙嘎】一个总裁决定去死 (01)

⚠️慎入!慎入!

这篇是心血来潮的龙嘎 

一个丧破天际 破镜不一定重圆的故事

一切都是假的,就像二月没有三十号。

——————————————————

第一章:二月三十号那天他决定去死


阿云嘎又流鼻血了,本星期内的第二次,在办公椅上仰头打瞌睡的时候喉咙自作主张地像喝水呛到了那样一口一口咽吐沫才意识到不对劲的。

他坐直,低头盯着血滴滴答答地染红白衬衫,然后氧化发深,变成那扇红色铁门上的陈年锈迹。

去洗洗吧,他想。

流这么多血,蛮吓人的。


会是什么绝症么,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想。

如果是,也挺好的,这样就不用自己决定要不要去死了。

希望可以死得...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 (10)

第十章:桂花


郑云龙坏起来蔫坏,好起来也是真好。他用葱花炝锅煮了面,窝进去两颗鸡蛋半流着黄——阿云嘎爱吃这样的流心蛋,哑巴吃不吃的惯还得另说。但他再好也只能好到这个份上了,总不可能为了个小哑巴煮两样饭。

阿云嘎醒得赶巧,面刚端出来他就醒了,一睁眼看见郑云龙浅淡的笑模样让他睡得昏沉沉的脑袋瓜子里竟冒出来些醉生梦死之感。好多年了,没再尝过郑云龙的手艺。

刚要去接碗就被郑云龙拦住:“烫得很,你别毛手毛脚的捣乱。”


阿云嘎挑了挑眉,这会十足清醒了干脆站起来松了松睡僵的骨头,笑道:“我捣乱?我什么时候给你捣乱过?哪一次不是我跟在你屁股后头收拾你捣乱留下来的烂摊子?”

这话郑云龙真没法反...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 (9)

民国AU 强强互攻 

——————————————————————————————

第九章: 观音


蔡程昱站在镜子前换了好几身衣裳,这个不满意,那个不太好,一会嫌太花哨,一会又嫌不够正式,换来换去最终泄了气,还是拽过校服穿上了事。他生的浓眉大眼,皮肤也白净,头发乌黑比广告牌上的大明星还要出众,所以穿校服也没难看到哪里去。

嗯,是个神气十足的好青年,他自个儿想道。


说良心话,他模样够漂亮,比学校里人人追捧的郑仲鸾也没差到哪里,只是年纪小了些,稚嫩得很,只讨得那些小姐太太们拿他当弟弟喜爱。不过有一回,他戴上眼镜去给学校报社里拍人物肖像,成片登出来后许多人望着他...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 (8)

民国AU 强强互攻  

——————————————————————

第八章:瘾


阿云嘎永远忘不了那年春天。

于是他无数次地寄托梦中,每一年、每一夜,他都想回巴黎玛黑区的那间精致小花园里去,在塞纳河右岸的歌剧院里听郑云龙畅谈中国社会到底需要怎样的思想拯救。

“我们该到左岸去,”郑云龙坐在他们的小房间里擦了擦望远镜,巨大的红色帷幕缓缓垂下,“那边才是先锋与理想的伊甸园。”

“那我们为什么不去?”他问。

“因为孚日广场,你的《悲惨世界》在右岸。”郑云龙笑了起来。

唔,是了,他的悲惨世界,他的神父,他的创世之主,他们在哪,他便追随着在哪。


梦暂时到这里,阿云嘎醒了...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 (7)

第七章:自挂东南枝


阿云嘎捂着伤口咳嗽了几声,绷带从右肋下绕到左肩膀上缠了厚厚的一层,他疼得厉害,可是不敢再打吗啡,于是每呼吸一口气都疼得哆嗦一下,恨不得赶紧来个人敲昏了他让他好好睡一觉。


哑巴蹲在院子里用双手腕夹着一柄小铁铲抠挖草坪,抬起脚尖踢了踢松土,揪出一只蚯蚓扔到屁股后的小竹篓子里,然后蹲着挪几步再挖。


阿云嘎站在门边喊了他一声:“过来,狗东西,我有话问你。”

哑巴没听到,还冲被铁链子拴着大黄狗砸了一块土坷垃。

阿云嘎憋着火走过去踹了他一脚,牵扯得右胸的伤口更疼了:“叫你听不见么?你聋了?”

哑巴被踹得往前一扑,双手撑地抓了满手的泥,他一骨碌爬起来,在裤子上...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6)

地名尽量用编的,历史也是架空的,都很老实。

————————————————————

第六章:生死搭档


六月二十七日上午八点半,马佳到寺水路28号小楼把郑云龙从床上拖起来。


郑云龙毛病不多,爱睡觉这点最让人头疼。


“今晚在江中游轮上为你准备了生辰宴,”马佳说,“你得起来,否则再拖要迟了。”


“又不是往年在家中设宴,”郑云龙被乍然撩起窗帘漏进来的光晃疼了眼睛,阖目紧皱眉头,七分不耐三分困倦,“随便怎么过都可以,不要太多规矩。”


“可惜不成,晋明麟要来谢你,他一来,规矩就不能少了。”


郑云龙无奈扶额,烦得要命,“你请他做什么?”


“不是我请的,”马佳揉...

+

《小时不识月》


超级无敌感谢 @拙中和 @PHOENIX 和 @卯辰 和 @岁景11 太太!


规格:双封(图1⃣️外封 图2⃣️内封)含插画 附送书签 (图5⃣️)

l

(图3⃣️是内容预览 图4⃣️是明信片预览)


明信片规格:10张  @拙中 太太手写 (就是几个章节的标题 与书签、本子里设计的每章前一页重复)


谢谢大家喜欢😘
+

© 六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