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着急 慢慢来
weibo:六桥嘿

A爆了!!!


(好像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惹他生气了……憋着忍着不耐烦然后气势爆棚:“闭嘴,不想再浪费时间听你的辩解!”)


👌好好好,不敢bb了。

+

【巍澜】早教幽梦到华胥(上)

宣传一波《风花雪月事》预售

——————————————————

 @言念君子小可爱点的太监梗~(承接《我为如来》和《恨长生》。赵云澜扔下沈巍自己去赴死,沈巍太难过,慢慢黑化集(月)齐(光)圣(宝)器(盒)穿越时空想救下赵云澜。但是一不小心穿得太多,找到了赵云澜的前生——裴文德。但还是来晚了,裴文德已经和白青青经历一切,留下了三道疤。沈巍进一步黑化,把裴文德困在了梦里。)

——————————————————


“我不在乎你这一世能活多久,我有的是时间,总能找到你的转世轮回。如果你忘不了她、忘不掉佛祖慈悲——我会亲手杀了你。”

“你只能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早教幽...

+

五百年后的山贼爱白晶晶,五百年前的至尊宝最爱紫霞。


“你叫晶晶这个名字叫了九十八次。”

“晶晶是我娘子。”

“还有一个叫紫霞的,你叫了七百八十四次——这个紫霞一定欠你很多钱。”


“上辈子他爱我至深,为我着迷、为我疯魔。他为我跟别人同归于尽死在一处,我连他的手都没能握住。他愿为我煎熬着活,也愿为我痛快地死——还约好来生再见。”

“好久好久,海也枯了、山也平了,我才终于又找到他,守着他安心睡眠。”

——听他喊了九十八次我的名字。


所有人都喜欢紫霞,我也忍不住喜欢。

她真美,笑起来最动人。没人舍得看她流泪。


我变成白骨夫人,守在西去的路上幻化模样等着再多见他一面...

+

“我操你大爷!”


“啧,zen不懂事儿呢,客气点!”


“哦…操您大bai?”


“我大佰坟堆里头呢,要不您来操操我?”


————


这到底北京话还是东北话???


+

《风花雪月事》封面👇

预售宣传《风花雪月事》

至于全文txt:因为本子里全是发布过的文章,没有像其他太太那样收录未公布番外之类(先跟喜欢这个本子的大家说声抱歉啦,下次我会做更好的。)所以感觉全文txt发出来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可能刚接触不太了解,如果是我想多了,大家告诉我我再发出来吧。

评论点梗:(没有雷点下限,随便点)

我想给喜欢我的人们最好的回报,可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对你们的感谢。

(无论是你善良还是你我真的拥有共鸣,当我决定剖析那会儿那种心情,把真正自我表达出来时,很感谢你看完或矫情或幼稚的那些话。我总觉得把不好但还算真实的那一面表现出来,会好过有朝一日被人戳破费尽心机粉饰的...

+

怎么肥事……


明明初心是为爱发电,可越来越觉得自己动机不纯。动不动就刷榜单看有没有上到首页、能不能被更多人看到,热度和评论成了我用来衡量这篇文写得好不好的标准,用心写的正剧也好车也好,本来感觉不错发出来是想让自己高兴顺带有幸和读者产生共鸣,但只要一发出来就开始焦虑,焦虑能不能被喜欢、焦虑哪里写得不够好,跟别的太太比完、跟之前的自己比,比来比去就觉得自己越来越功利。



写文的时候天马行空乐得其中,一发表立马就变了味道。本来想这样这样写,但是不等写就担心发表后会有人不喜欢取关或者又来私信,所以退而求其次选个稳妥中庸的情节。


所以现在写文总是想怎么才能让更多的人喜欢(普通人是...

+

【巍澜】《九歌·山鬼》一

宣传一波《风花雪月事》预售❤️

————————————————————

(⚠️shuangxing车,慎入)

沈巍本意是在廊下躲雨,却见水汽朦胧的风景比从前雅致生动,一时兴起,唤人捧来小重山,就此席地而坐借雨汽净身,傍满园花馥焚香。

一曲《广陵止息》的磅礴冲散了天地间小意绵绵的斜风细雨,只是不知——


“这么温柔的景色,你为何要奏矛戈纵横之曲?”

“大胆!”


沈巍挥手命上前呵止的侍从退下,对站在假山一侧说这话的宫奴问道:“你识得这曲子?”

宫奴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回道:“顾曲周郎能闻弦歌而知雅意,我不如公瑾大人,只听得出琴声锵訇舒扬、锐气无比。”

沈巍并未注意到...

+

【巍澜】《九歌·山鬼》序

宣传一波《风花雪月事》预售

————————————————————

看完《影》之后的胡思乱想:真身和影如果从头到尾都一个人的话会发生什么,为了达成目的最后又选择抛弃哪一个自己。

诡王(小鬼王)/影子沈巍✖️赵云澜  ⚠️1v1  开车文

————————————————

九歌·山鬼 (序)

序不算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屏蔽……

+

预售+开奖 《风花雪月事》

开奖

恭喜 @若安R·A ,送一本哦(抽奖视频在上一篇)

预售

预售地址:淘宝《风花雪月事》

预售日期:10月底或11月初发货(第一次了解这些,请多多包涵)

页数:151

字数:8w

内容:《风花雪月事》+《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沈巍篇:恨长生》+《赵云澜篇:他又回以一个微笑》

价格:69包邮


+

《梦觉杂记》之《丑》

——杂记,写着玩的。

《丑》


我是个妖怪,专吃人家的欲望过活。

从出生到现在已经活了有九百九十九年零九个月九个天九个小时。

春晖湖边有一间杂货铺子就是我现在住的地方,湖对面远处有座山,山上还有座寺,好像是叫做什么楞严寺。虽然我是个妖怪,但并不怕这些神佛,且是故意挑这个地方住的,忘了刚开始存没存挑衅和炫耀的意思——求佛还不如来找我。反正只当这里人多,交通也方便,买家最容易找过来。像我这样懒散的妖怪已经没资格忌口了,无论欲望大小、好吃还是不好吃,只图不费力填饱肚子就成。


墙上的西洋表指到九点九分零九秒的时候,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来得真巧。于是我决定帮他完成一项不算麻烦的愿望。...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大寒 (24)

24   大寒


小孩子过节只管热闹,什么祭祖拜神、打扫祠堂的烦杂工作都有大人来做。不过往年就是再忙也不像今年这样慌乱,从工人到老爷夫人全都是面带焦急、行色匆匆的走来走去,刚从这屋里搬出一箱衣服又要赶紧回去收拾古籍残卷。傍晚灯会就要开始了,可这一家还是一副乱七八糟收拾也收拾不完的模样。

客居在亓昌的这一家正是两广总督沈之懿和他的夫人石氏、幼子沈巍。

一大家子老小没人告诉沈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敷衍他说租住的院子到了期,老爷巡抚的任务结束要赶紧回京述职去。

“母亲,我们不能明天再走吗?”

印象里永远温柔的母亲用手揽住沈巍的脖子让他不得动弹,另一只手拿着一支朱砂笔...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小寒 (23)

23  小寒


每年正月十五,是亓昌城里最热闹的时候。各家各户张灯结彩,所有的长街小巷都打开路灯挂上锦布红绸,一路走来再宽的街道也被挤得满满当当,路边各式各样的摊贩卖着零碎,道中央有舞狮子的、有扎大红游龙的,还有化妆成各色神话人物踩上高跷时不时弯腰逗弄小孩儿的。

尽管赵心慈向各省通电重申废阴历而过阳历的政策,可民间百姓还是到日子就庆祝。倒是学校官厅里都得按阳历放假上班,不少学生今日下午才匆匆辞了学赶到会上来,不过这些穿着学生服的姑娘小子穿插在人群中显得格外跳脱洋溢。

南边这条街上不算商业,所以猜灯谜的、舞狮耍龙灯的都在这边,只见路边高高支起几根粗竹竿搭成的网格状架子,每一格都...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冬至 (22)

22  冬至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余戈说。

沈巍穿着一身灰色的呢子大衣,牛角扣松松垮垮只系了最下面两颗,下巴陷进同色系的围巾里让他的脸显得更精致了些;他还带了一副金丝细框眼镜,胳膊下夹着一叠路边新买的报纸,活脱脱的大学教授特质,哪有一点杀伐严峻的模样。

来到余戈身边,沈巍脱下黑色的皮质手套拿在手里充当工具拍走长椅上的落灰,挨着余戈坐下后道:“抱歉,突发事件。”

余戈瞥了眼沈巍手里报纸正中央最大的黑字问:“又要打仗了?”

沈巍点了点头,但是却说:“不一定,等赵心慈从四国和会上回来再说吧。”

“你还对他直呼其名?”

沈巍觉得好笑,反问道:“不然呢?我要跟着叫他父亲吗?...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大雪 (21)

21   大雪


   石墨🔗: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

道具不能用、粗口不能说,感觉各种黄暴性格都不适合沈巍……

写肉真的是太难为我这个小污婆了。

(赵云澜不是昆仑面具的主人这点,有铺垫沈巍可能已经猜到了。

或者赵云澜不知道自己其实就是昆仑?

下章就该解释这个了,可是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办……)

+

抽奖——谢谢你们陪我度过这个夏天

评论里抽一位小可爱送《风花雪月事》的本子(……是的,尽管还没完结。)截止到完结那天~

我已经找太太提好了字,也找到了太太在设计封面,本来打算印两本,自己留一本再送一本的,但是又看到大家想要就先跟太太算了商用的价格。

我是下个月中旬开学,估计到时候不能像在国内一样方便,所以很多事想在那之前处理好。但是最近了解一下发现印刷时间可能太紧了(因为中间有国庆假期嘛),所以先抽奖,后面出不出本子看命了……或者拜托工作室帮忙预售发货,或者我们以后再约~

⚠️:抽中的小可爱可以等风花雪月事做出来,

       也可以选择要别的书,...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小雪 (20)

20  小雪

何为人间快事?

是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赵云澜未曾遇见这四喜,却心有人生万万幸之感——他想起沈巍为他唱过的那一段长生殿,后接的是“感金石,回天地。昭白日,垂青史”。唐明皇和杨贵妃在杜撰中才得以扭转乾坤“倘得情丝再续,情愿谪下仙班”,可实际却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遍寻不着的生死相离。

不盼长生不爱仙籍,世上痴情者唯愿得见故人归途。

此情为何,赵云澜现已明白得透彻。


盯着除了对不起再说不出其他的沈巍,看他垂头丧气、不会解释。可笑扮演两重身份时的得心应手,这会儿连一句哄得人别再生气的话都说不出来。

就好像沈巍明白,无论多气、多恨,...

+

【巍澜】风花雪月事 立冬 (19)

19   立冬


沈巍拿枪抵着孙开襄的额头,却对他说:“我不杀你。”


孙开襄虽然已经老了,但仍然十分自信,总自比曹操有一股“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气势,从前不是没有过东山再起,这次纵不能威加海内他也不信自己会死在沈巍手上。他太自负、太刚愎自用了,他毁就毁在从不把小辈放在眼里。


“你不该杀我,”他对沈巍说,“起码我让你好好活到了现在。”


沈巍笑了一声,把枪收回来,“我说了,我不杀你。”


孙开襄并未觉到高兴,他为沈巍的背叛而感到痛苦,“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问,“如果不是我,你可能已经死在了那个冬天。是我救了你,让你从此锦衣玉食,还能在巴黎念书。是因...

+

【巍澜】风花雪月事 霜降 (18)

18  霜降


时值壬申年己酉月戊寅日,福神正东、吉神进贵。

又是一年中秋好时节。


今年来送礼的人都被赵云澜命余戈挡在了门外,说是响应总统先生新政不再过旧历节令。

去年年初赵心慈颁布法令说为同国际接轨,要废除春节、中秋等耗时费力又渐形奢侈攀比之风的旧节,避免逢节送礼之封建恶习。

可民间对老祖宗留下的传统却不是说扔就扔,说废就能废的。

中秋团圆,是盼人长久、共婵娟,老百姓才不管洋人过什么节、接什么轨,反正还是该送礼的送礼、该祭祖的祭祖。


余戈给赵云澜端来几块儿月饼送至手边,道:“先生,这是庆姨放假前备好的,临走时她还不忘嘱咐我说让您好歹吃上一口,就当为了以后长安...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寒露 (17)

17   寒露


沈巍收了收圈在赵云澜上腹部位的手臂,听着窗外唱出晨露剔透感觉的鸟鸣心情惬意,他悄无声息地睁开眼睛,看见赵云澜已醒来靠在床头。

赵云澜用了一个舒服但伤脊椎的动作靠着,他没能完完全全的坐正坐直,仅用上半部分后背抵着床头欧式的靠背,但正好留出空隙给沈巍的胳膊。

沈巍在眼前赤裸的腰侧上轻轻一吻,身子往上凑了凑离得赵云澜更近些后埋头在怀中人胸前轻声失笑。

胸膛上腹被低笑震得微微发麻,赵云澜推开沈巍的脑袋,问他在笑什么。

“我以为你醒了酒会不辞而别。”

赵云澜瞥了一眼沈巍横在自己腰上的胳膊,问道:“这样让我怎么走?”

昨晚两人睡得都不舒坦,沈巍担心...

+

【巍澜】风花雪月事 白露 (15)

15  白露


“先生,都准备妥当了。”


七月的天已接连下了一夜的雨,余戈还是按时来给赵云澜请安,他发梢上蒙着一层薄薄的水汽,整个人看起来很有精气神儿。

但是赵云澜就不同了,他已经不晓得在书桌后的实木椅子上想了多久的事儿了,他很累很困,却就是心里记挂着什么怎么都安心睡不着。


“他们走了吗?”赵云澜嗓子是哑的,低沉声线散开在灰蒙昏暗的破晓里让四周显得尤为安静。这个时辰连附近最勤快的人也尚未起身,不过就余戈到的这一会儿,外头远远传来了公鸡打鸣的声音。赵云澜稍微直了直腰唤余戈走近点说话,他累到什么程度呢?累到大声说话的力气都吝啬着,他肩上的骨头又酸又疼,一下雨就开始猖狂。...

+

建了一个群预防翻车,感兴趣的小可爱们可以加进来嘿

群号:297337409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处暑 (14)

14  处暑


沈巍慢慢蹲下身去捡地上的一片狼籍,书被毁成了厚的一半和碎的一部分,厚的这一半打在身上的部位仍一钝钝的发疼,碎的那些纸页也前言不搭后语。

离沈巍最近的几页残损被他小心翼翼捡起来摆在手心拼成一句:阿弥陀佛,谁叫我/认定了你是我的佛。”


那个故事说:有一双青蛇白蛇住在锦城的青城山下修炼千年,快要成佛时菩萨指点白蛇要报前世之恩方可了却尘缘。了尘缘,自然要入尘世,于是恋慕白蛇已久的青蛇也紧跟着幻化成人形追随白蛇来到人间。白蛇寻她的许仙,青蛇充当她的婢女相伴,白蛇说:既然你跟着我当了人,以后就再不能像妖那样行事杀人。

后来西湖纸伞之缘,半通人性却不明不白的白蛇青...

+

【巍澜】风花雪月事 立秋 (13)

13  立秋


《孙子兵法》里有一句:“将者,智、信、仁、勇、严也。”

宋代王皙在此句批注道:“智者,先见而不惑,能谋虑、通权变。信者,号令一也。仁者,惠附恻隐,得人心也。勇者,徇义不惧,能果毅也。严者,以威严肃众心也。五者相须,缺一不可。”


最初众人因赵云澜年轻而不将他放在眼里,于是赵云澜打那时起就留下短短的胡渣、学着无论形势是顺是逆都力争喜怒不形于色。如今他称得上智勇双全,也算是御下有方,他对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端的是一位好统帅。

这一见之前,赵云澜一直在学韩信石勒的雅量,国家罹难他当以大局为重。

可他只坚持了几分钟就原形毕露了。

不管是他觉得自己真心错付还...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大暑 (12)

12   大暑


赵云澜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聪明人,小时候他听父亲讲过去封建皇权的专制是如何将举国之运系于当权者一人身上时他就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道理,后来父亲解释说这个“舟”该是领导者,赵云澜却觉得该是这个国家才对,但赵心慈忙碌中随口敷衍说二者其实没什么差别。赵心慈和孙开襄领导起义的时候他还年纪尚小,再加上母亲去世被送往亓昌由罗家代为照顾,他与父亲便从此分离开来,这个问题也没再能继续争论下去。

远方传来的消息总是赵心慈在力争推翻专制着手创立一个新的、人人平等自由的世界,以至于赵云澜很长时间都并未发现那句随口敷衍才是真话。


“水”该是人民的自由意志,民权为长...

+

当然知道还是可爱的人更多!

请看头像 看一下简介❤️(这些话我从换头像那天就憋到现在了,原谅我,让我说出来吧)


😘😘😘😘😘😘😘😘😘

我喜欢跟可爱的你们一起可爱!

————————————————


为了让关注我的小可爱知道我不是一个事儿妈,我把所有不是文的相关都删掉了,假装这是第一次发牢骚。嘿嘿嘿

(为我打call的文章都在喜欢里哦,谢谢你哦)


好了,现在我要开始骂人了:


1、实在不想看到不太会说话的人理直气壮的给我提要求:类似要文要图的时候请加上“请”或者“可以吗?”这类的,总之不要直接命令我,好吗?


2、我不止吃巍澜一个cp,在lof也会发我喜欢的别的cp的文,就算...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小暑 (11)

11  小暑


赵云澜躺在沈巍的腿上拿着一封读了一半的信思量,而沈巍用指尖温柔绕了一缕他耳边的发丝轻轻拨弄。

余戈垂首恭谨敲了敲门,站定后踏前一步唤了一声先生。

赵云澜“唔”了一声从沙发上坐起来吩咐余戈去书房等着。

沈巍不喜欢这声先生,也不喜欢余戈知他和赵云澜呆在一起的时候从不抬头。

“你们先去忙。”沈巍藏住不满依旧笑得好看。

这时蛮斋跳到沈巍身上取代了赵云澜的位置,四脚朝天地在沈巍怀里蹭来蹭去。赵云澜看得眼热,“啧”了一声,手托着蛮斋的屁股用力把它翻了一个个儿让它从沈巍身上滚下来。

蛮斋肉球一样滚了一圈后急忙忙转身喵喵叫唤着找到赵云澜垂放下的手,讨好的伸出舌尖轻舔。...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夏至 (10)

10  夏至


“让你查的东西你查清楚了吗?”

余戈将下午茶端到赵云澜面前的桌子上后背手侍立,摇头道:“除了人尽皆知的那些事,什么消息都挖不出来。”

赵云澜早知揭沈姓大帅的底不是一件易事,让余戈去打探也不过是想着万一能查到点什么而已,只不过未曾想竟会一无所获。他若有所思,忽问道:“听说孙开襄认了他作义子?”

余戈回道:“端远先生幼子早逝,据说当年街上捡到一乞儿后见两人容貌神似便以为自己的幼子又回到人世,于是端远先生给这乞儿一个“焕”字当名,这么多年一直拿他当做自己的幼子来抚养。听说年前有人给端远先生算了一卦,说是再不把儿子认到名下老天爷就又要把人收走了。”

赵云澜冷笑道:...

+

【巍澜】风花雪月事 芒种(09)

09  芒种


赵云澜说他是来道歉的。

“手下人会错了意,希望你能原谅。”赵云澜把蛮斋放在桌子上拍了拍它的屁股让它钻进沈巍怀里,“擅作主张把你送去别处的人我已经教训过了,你要是不解气也还有别的法子——交由你亲自处理,可好?”

蛮斋乖乖舔了几下沈巍的手背,舌头上微微凸起的肉粒让沈巍觉得有些痒。

沈巍手指微动,抽身离赵云澜远了一些,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此刻的防备,但却只听他温和笑道:“既然是误会,我怎敢生气?大帅多虑了。”

一边说着不生气,一边又改了一个与往常相比更显疏离的称呼,这种毛糙的客套话让赵云澜觉得沈巍有几分可爱。

像赵云澜这种有些城府的人,不能说他口腹蜜剑但他也一定不...

+

© 六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