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着急 慢慢来
weibo:六桥嘿

风紧扯呼

谢谢提醒我的小可爱们muamuamuamua

+

《风花雪月事》长评——献予六桥

谢谢你

言念君子:

我到过苍山洱海,见过风花雪月。


初识六桥


那时候六桥还不叫六桥,叫小仙女,生动活泼,后来改了名字,叫六桥。我心里的六桥是个长发飘飘爱穿裙子的女孩,平时可能文文静静,但听到有趣的事情也会红着脸捂着嘴,偷偷地笑。她也许会在春天的窗边泡一杯咖啡,读一本书;也许会在夏天的雨里撑着伞,漫着步;或者在秋天的路边拾一片落叶做成书签;又或是在冬天的院子里攒一团雪球丢向朋友。我把这个女孩子按照我的想法具象化,就像生命里久别重逢的老朋友,我试图将这个影子放进我的生活里,以此来安慰我忙碌、枯燥的生活。忘了说,第一次读的六桥的文章是《一封陌生男人的来信》,实在是百读不...

+

最近遇到了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突然很喜欢她,突然很想念你。

+

想把彩虹送给你们❤️

+

A爆了!!!


(好像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惹他生气了……憋着忍着不耐烦然后气势爆棚:“闭嘴,不想再浪费时间听你的辩解!”)


👌好好好,不敢bb了。

+

五百年后的山贼爱白晶晶,五百年前的至尊宝最爱紫霞。


“你叫晶晶这个名字叫了九十八次。”

“晶晶是我娘子。”

“还有一个叫紫霞的,你叫了七百八十四次——这个紫霞一定欠你很多钱。”


“上辈子他爱我至深,为我着迷、为我疯魔。他为我跟别人同归于尽死在一处,我连他的手都没能握住。他愿为我煎熬着活,也愿为我痛快地死——还约好来生再见。”

“好久好久,海也枯了、山也平了,我才终于又找到他,守着他安心睡眠。”

——听他喊了九十八次我的名字。


所有人都喜欢紫霞,我也忍不住喜欢。

她真美,笑起来最动人。没人舍得看她流泪。


我变成白骨夫人,守在西去的路上幻化模样等着再多见他一面...

+

“我操你大爷!”


“啧,zen不懂事儿呢,客气点!”


“哦…操您大bai?”


“我大佰坟堆里头呢,要不您来操操我?”


————


这到底北京话还是东北话???


+

怎么肥事……


明明初心是为爱发电,可越来越觉得自己动机不纯。动不动就刷榜单看有没有上到首页、能不能被更多人看到,热度和评论成了我用来衡量这篇文写得好不好的标准,用心写的正剧也好车也好,本来感觉不错发出来是想让自己高兴顺带有幸和读者产生共鸣,但只要一发出来就开始焦虑,焦虑能不能被喜欢、焦虑哪里写得不够好,跟别的太太比完、跟之前的自己比,比来比去就觉得自己越来越功利。



写文的时候天马行空乐得其中,一发表立马就变了味道。本来想这样这样写,但是不等写就担心发表后会有人不喜欢取关或者又来私信,所以退而求其次选个稳妥中庸的情节。


所以现在写文总是想怎么才能让更多的人喜欢(普通人是...

+

《梦觉杂记》之《丑》

——杂记,写着玩的。

《丑》


我是个妖怪,专吃人家的欲望过活。

从出生到现在已经活了有九百九十九年零九个月九个天九个小时。

春晖湖边有一间杂货铺子就是我现在住的地方,湖对面远处有座山,山上还有座寺,好像是叫做什么楞严寺。虽然我是个妖怪,但并不怕这些神佛,且是故意挑这个地方住的,忘了刚开始存没存挑衅和炫耀的意思——求佛还不如来找我。反正只当这里人多,交通也方便,买家最容易找过来。像我这样懒散的妖怪已经没资格忌口了,无论欲望大小、好吃还是不好吃,只图不费力填饱肚子就成。


墙上的西洋表指到九点九分零九秒的时候,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来得真巧。于是我决定帮他完成一项不算麻烦的愿望。...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大寒 (24)

24   大寒


小孩子过节只管热闹,什么祭祖拜神、打扫祠堂的烦杂工作都有大人来做。不过往年就是再忙也不像今年这样慌乱,从工人到老爷夫人全都是面带焦急、行色匆匆的走来走去,刚从这屋里搬出一箱衣服又要赶紧回去收拾古籍残卷。傍晚灯会就要开始了,可这一家还是一副乱七八糟收拾也收拾不完的模样。

客居在亓昌的这一家正是两广总督沈之懿和他的夫人石氏、幼子沈巍。

一大家子老小没人告诉沈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敷衍他说租住的院子到了期,老爷巡抚的任务结束要赶紧回京述职去。

“母亲,我们不能明天再走吗?”

印象里永远温柔的母亲用手揽住沈巍的脖子让他不得动弹,另一只手拿着一支朱砂笔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小寒 (23)

23  小寒


每年正月十五,是亓昌城里最热闹的时候。各家各户张灯结彩,所有的长街小巷都打开路灯挂上锦布红绸,一路走来再宽的街道也被挤得满满当当,路边各式各样的摊贩卖着零碎,道中央有舞狮子的、有扎大红游龙的,还有化妆成各色神话人物踩上高跷时不时弯腰逗弄小孩儿的。

尽管赵心慈向各省通电重申废阴历而过阳历的政策,可民间百姓还是到日子就庆祝。倒是学校官厅里都得按阳历放假上班,不少学生今日下午才匆匆辞了学赶到会上来,不过这些穿着学生服的姑娘小子穿插在人群中显得格外跳脱洋溢。

南边这条街上不算商业,所以猜灯谜的、舞狮耍龙灯的都在这边,只见路边高高支起几根粗竹竿搭成的网格状架子,每一格都...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冬至 (22)

22  冬至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余戈说。

沈巍穿着一身灰色的呢子大衣,牛角扣松松垮垮只系了最下面两颗,下巴陷进同色系的围巾里让他的脸显得更精致了些;他还带了一副金丝细框眼镜,胳膊下夹着一叠路边新买的报纸,活脱脱的大学教授特质,哪有一点杀伐严峻的模样。

来到余戈身边,沈巍脱下黑色的皮质手套拿在手里充当工具拍走长椅上的落灰,挨着余戈坐下后道:“抱歉,突发事件。”

余戈瞥了眼沈巍手里报纸正中央最大的黑字问:“又要打仗了?”

沈巍点了点头,但是却说:“不一定,等赵心慈从四国和会上回来再说吧。”

“你还对他直呼其名?”

沈巍觉得好笑,反问道:“不然呢?我要跟着叫他父亲吗?...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小雪 (20)

20  小雪

何为人间快事?

是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赵云澜未曾遇见这四喜,却心有人生万万幸之感——他想起沈巍为他唱过的那一段长生殿,后接的是“感金石,回天地。昭白日,垂青史”。唐明皇和杨贵妃在杜撰中才得以扭转乾坤“倘得情丝再续,情愿谪下仙班”,可实际却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遍寻不着的生死相离。

不盼长生不爱仙籍,世上痴情者唯愿得见故人归途。

此情为何,赵云澜现已明白得透彻。


盯着除了对不起再说不出其他的沈巍,看他垂头丧气、不会解释。可笑扮演两重身份时的得心应手,这会儿连一句哄得人别再生气的话都说不出来。

就好像沈巍明白,无论多气、多恨,...

+

【巍澜】风花雪月事 立冬 (19)

19   立冬


沈巍拿枪抵着孙开襄的额头,却对他说:“我不杀你。”


孙开襄虽然已经老了,但仍然十分自信,总自比曹操有一股“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气势,从前不是没有过东山再起,这次纵不能威加海内他也不信自己会死在沈巍手上。他太自负、太刚愎自用了,他毁就毁在从不把小辈放在眼里。


“你不该杀我,”他对沈巍说,“起码我让你好好活到了现在。”


沈巍笑了一声,把枪收回来,“我说了,我不杀你。”


孙开襄并未觉到高兴,他为沈巍的背叛而感到痛苦,“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问,“如果不是我,你可能已经死在了那个冬天。是我救了你,让你从此锦衣玉食,还能在巴黎念书。是因...

+

【巍澜】风花雪月事 霜降 (18)

18  霜降


时值壬申年己酉月戊寅日,福神正东、吉神进贵。

又是一年中秋好时节。


今年来送礼的人都被赵云澜命余戈挡在了门外,说是响应总统先生新政不再过旧历节令。

去年年初赵心慈颁布法令说为同国际接轨,要废除春节、中秋等耗时费力又渐形奢侈攀比之风的旧节,避免逢节送礼之封建恶习。

可民间对老祖宗留下的传统却不是说扔就扔,说废就能废的。

中秋团圆,是盼人长久、共婵娟,老百姓才不管洋人过什么节、接什么轨,反正还是该送礼的送礼、该祭祖的祭祖。


余戈给赵云澜端来几块儿月饼送至手边,道:“先生,这是庆姨放假前备好的,临走时她还不忘嘱咐我说让您好歹吃上一口,就当为了以后长安...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寒露 (17)

17   寒露


沈巍收了收圈在赵云澜上腹部位的手臂,听着窗外唱出晨露剔透感觉的鸟鸣心情惬意,他悄无声息地睁开眼睛,看见赵云澜已醒来靠在床头。

赵云澜用了一个舒服但伤脊椎的动作靠着,他没能完完全全的坐正坐直,仅用上半部分后背抵着床头欧式的靠背,但正好留出空隙给沈巍的胳膊。

沈巍在眼前赤裸的腰侧上轻轻一吻,身子往上凑了凑离得赵云澜更近些后埋头在怀中人胸前轻声失笑。

胸膛上腹被低笑震得微微发麻,赵云澜推开沈巍的脑袋,问他在笑什么。

“我以为你醒了酒会不辞而别。”

赵云澜瞥了一眼沈巍横在自己腰上的胳膊,问道:“这样让我怎么走?”

昨晚两人睡得都不舒坦,沈巍担心...

+

【巍澜】风花雪月事 白露 (15)

15  白露


“先生,都准备妥当了。”


七月的天已接连下了一夜的雨,余戈还是按时来给赵云澜请安,他发梢上蒙着一层薄薄的水汽,整个人看起来很有精气神儿。

但是赵云澜就不同了,他已经不晓得在书桌后的实木椅子上想了多久的事儿了,他很累很困,却就是心里记挂着什么怎么都安心睡不着。


“他们走了吗?”赵云澜嗓子是哑的,低沉声线散开在灰蒙昏暗的破晓里让四周显得尤为安静。这个时辰连附近最勤快的人也尚未起身,不过就余戈到的这一会儿,外头远远传来了公鸡打鸣的声音。赵云澜稍微直了直腰唤余戈走近点说话,他累到什么程度呢?累到大声说话的力气都吝啬着,他肩上的骨头又酸又疼,一下雨就开始猖狂。...

+

建了一个群预防翻车,感兴趣的小可爱们可以加进来嘿

群号:297337409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处暑 (14)

14  处暑


沈巍慢慢蹲下身去捡地上的一片狼籍,书被毁成了厚的一半和碎的一部分,厚的这一半打在身上的部位仍一钝钝的发疼,碎的那些纸页也前言不搭后语。

离沈巍最近的几页残损被他小心翼翼捡起来摆在手心拼成一句:阿弥陀佛,谁叫我/认定了你是我的佛。”


那个故事说:有一双青蛇白蛇住在锦城的青城山下修炼千年,快要成佛时菩萨指点白蛇要报前世之恩方可了却尘缘。了尘缘,自然要入尘世,于是恋慕白蛇已久的青蛇也紧跟着幻化成人形追随白蛇来到人间。白蛇寻她的许仙,青蛇充当她的婢女相伴,白蛇说:既然你跟着我当了人,以后就再不能像妖那样行事杀人。

后来西湖纸伞之缘,半通人性却不明不白的白蛇青...

+

【巍澜】风花雪月事 立秋 (13)

13  立秋


《孙子兵法》里有一句:“将者,智、信、仁、勇、严也。”

宋代王皙在此句批注道:“智者,先见而不惑,能谋虑、通权变。信者,号令一也。仁者,惠附恻隐,得人心也。勇者,徇义不惧,能果毅也。严者,以威严肃众心也。五者相须,缺一不可。”


最初众人因赵云澜年轻而不将他放在眼里,于是赵云澜打那时起就留下短短的胡渣、学着无论形势是顺是逆都力争喜怒不形于色。如今他称得上智勇双全,也算是御下有方,他对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端的是一位好统帅。

这一见之前,赵云澜一直在学韩信石勒的雅量,国家罹难他当以大局为重。

可他只坚持了几分钟就原形毕露了。

不管是他觉得自己真心错付还...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大暑 (12)

12   大暑


赵云澜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聪明人,小时候他听父亲讲过去封建皇权的专制是如何将举国之运系于当权者一人身上时他就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道理,后来父亲解释说这个“舟”该是领导者,赵云澜却觉得该是这个国家才对,但赵心慈忙碌中随口敷衍说二者其实没什么差别。赵心慈和孙开襄领导起义的时候他还年纪尚小,再加上母亲去世被送往亓昌由罗家代为照顾,他与父亲便从此分离开来,这个问题也没再能继续争论下去。

远方传来的消息总是赵心慈在力争推翻专制着手创立一个新的、人人平等自由的世界,以至于赵云澜很长时间都并未发现那句随口敷衍才是真话。


“水”该是人民的自由意志,民权为长...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小暑 (11)

11  小暑


赵云澜躺在沈巍的腿上拿着一封读了一半的信思量,而沈巍用指尖温柔绕了一缕他耳边的发丝轻轻拨弄。

余戈垂首恭谨敲了敲门,站定后踏前一步唤了一声先生。

赵云澜“唔”了一声从沙发上坐起来吩咐余戈去书房等着。

沈巍不喜欢这声先生,也不喜欢余戈知他和赵云澜呆在一起的时候从不抬头。

“你们先去忙。”沈巍藏住不满依旧笑得好看。

这时蛮斋跳到沈巍身上取代了赵云澜的位置,四脚朝天地在沈巍怀里蹭来蹭去。赵云澜看得眼热,“啧”了一声,手托着蛮斋的屁股用力把它翻了一个个儿让它从沈巍身上滚下来。

蛮斋肉球一样滚了一圈后急忙忙转身喵喵叫唤着找到赵云澜垂放下的手,讨好的伸出舌尖轻舔。...

+

【巍澜】风花雪月事 夏至 (10)

10  夏至


“让你查的东西你查清楚了吗?”

余戈将下午茶端到赵云澜面前的桌子上后背手侍立,摇头道:“除了人尽皆知的那些事,什么消息都挖不出来。”

赵云澜早知揭沈姓大帅的底不是一件易事,让余戈去打探也不过是想着万一能查到点什么而已,只不过未曾想竟会一无所获。他若有所思,忽问道:“听说孙开襄认了他作义子?”

余戈回道:“端远先生幼子早逝,据说当年街上捡到一乞儿后见两人容貌神似便以为自己的幼子又回到人世,于是端远先生给这乞儿一个“焕”字当名,这么多年一直拿他当做自己的幼子来抚养。听说年前有人给端远先生算了一卦,说是再不把儿子认到名下老天爷就又要把人收走了。”

赵云澜冷笑道:...

+

【巍澜】风花雪月事 芒种(09)

09  芒种


赵云澜说他是来道歉的。

“手下人会错了意,希望你能原谅。”赵云澜把蛮斋放在桌子上拍了拍它的屁股让它钻进沈巍怀里,“擅作主张把你送去别处的人我已经教训过了,你要是不解气也还有别的法子——交由你亲自处理,可好?”

蛮斋乖乖舔了几下沈巍的手背,舌头上微微凸起的肉粒让沈巍觉得有些痒。

沈巍手指微动,抽身离赵云澜远了一些,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此刻的防备,但却只听他温和笑道:“既然是误会,我怎敢生气?大帅多虑了。”

一边说着不生气,一边又改了一个与往常相比更显疏离的称呼,这种毛糙的客套话让赵云澜觉得沈巍有几分可爱。

像赵云澜这种有些城府的人,不能说他口腹蜜剑但他也一定不...

+

写了一篇吸血鬼和人类AU的小甜饼,发一点点出来想问下这个梗有人吃嘛?
最关键的问题是:我肉梗库存已经不够了🤦‍♀️有小可爱点梗吗?
🙏还有想问下,小可爱们有没有那种香而不腻的文学肉推荐?类似用环境描写来烘托情se氛围的那种。
昨天那篇半截肉榨干了我的肾,急需学习补充了!

+

【巍澜】风花雪月事 立夏 (07)

07   立夏

“蛮斋在你这里胖了一些。”


沈巍把小鱼干放在手心里哄蛮斋过来,“它很乖,很讨人喜欢。”

赵云澜把沈巍温顺的模样瞧在眼里,心里惋惜,但到底还是说道:“这宾馆简陋了些,一会你收拾收拾行李,住到家里去吧。”

“家里?”

赵云澜拽了拽手上的白手套,五指依次收缩攥紧像要表达把什么牢牢抓住的决心,“罗公馆。”

沈巍的手停在蛮斋背上,蛮斋留恋爱抚的力度,不满回头舔了舔他的手背催促。

“我……”沈巍垂下眼睛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就是拒绝。

但是赵云澜专横说道:“罗非也要搬回去住了,既然你是他的朋友,他邀请你住到家里合情合理。”

沈巍便问:“是他邀请的我,还...

+

【巍澜】风花雪月事 谷雨(06)

06  谷雨


三月初七,异卦相叠,宜上梁,忌出师。


赵云澜冒雨赶至秋公馆,下车时来不及等余戈过来撑伞便急匆匆冲进雨里。

“先生,先生!”暴雨让余戈快要睁不开眼睛,他赶紧跑到赵云澜身边举伞,“风急雨大,您回车里去等,我去叫门吧!”

他吼着说给赵云澜听,但不知是赵云澜心里记挂着别的事听进去了也只穿耳而过还是坏境太过嘈杂根本没有听见。赵云澜一把将他推开,站在秋公馆的门前提枪就击,“人呢!都给我滚出来开门!”


子弹炸在铁锁之上四溢火星,门房仆从连摔带滚的披着蓑衣来为赵云澜开门,“赵、赵大帅,我家先生回安广老家了……”

赵云澜一脚将他踹开,乌黑马鞭狠辣抽在这人面皮上,“...

+

【巍澜】风花雪月事 清明(05)

05  清明


赵云澜亲自为沈巍斟了一小盅酒,“这是我新得的一壶好酒,你尝尝喝不喝的惯。”

沈巍其实不太会喝酒,但当下这种情况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便强笑着接过酒盅稍饮了一小口。


酒香醇厚,绵柔甘洌,的确是好酒。


见他喝下赵云澜满意一笑,“我原以为你们这些读书的新青年更爱喝洋人的酒”,他又给沈巍斟满,道:“浮生就喝不惯这酒,总说辣嗓子。”

浮生,浮生,听起来无论是罗非还是赵云澜好像都对这个人颇为厚待,沈巍不禁对这人更好奇了几分。

沈巍一连两盅已经有些上头,在赵云澜又要倒酒时不得不推辞道:“我不善饮酒,还望先生海涵。”

赵云澜“唔”了一声,道:“那便不喝了,吃饭...

+

【武侠】铁马照山河 (五、六)

第五章

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看着他踏月而来,明明眼里只有他,却瞧见了塞北的大寒之地,冰霜雪海;又仿佛看见了云顶仙宫,梵音袅袅,只见那上仙雍容且清贵。唯陈思王在洛水吟那一句: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方可比拟。

一不小心就这么看痴了。

“是你?”他走近了轻声问道,一双眼睛生的十分深情,原来此人正是姬雅山。

他竟识得术景云这个人,但术景云却觉得自己是从未见过他的。

于是术景云问道:“你认得我?”

姬雅山突然笑了,带着几分吹融雪山的春风温柔,道:“我见过你。”

像这样好的人说认识你,你却不认识他,那你一定会忐忑自己是不是有些辜负了他。

于是术景云有些焦急地继续追...

+

【巍澜】孤鲸 08 (明星粉丝AU)

07

不管如何,沈巍的戏是没有了,这边公司经纪人愁得唉声叹气看见赵云澜的时候两双眼恨不得从他身上剜几块肉下来。沈巍和赵云澜倒仿佛是进入了蜜恋期,各自收敛起身上的锋芒静下心来相处,虽然也有话赶话闹矛盾的时候,但不知道沈巍用了什么法子竟让赵云澜破天荒地服了次软给他道了歉。这事儿就是这样,一直温和乖顺的人道个歉不算什么,像赵云澜这样脾气又犟又臭,还仗着自己这张讨人喜欢的脸有恃无恐更加乖戾的人,低起头服软、糯着语调哄人时才是“造孽”,哪怕他把天捅了个篓子,沈巍也能毫不犹豫地原谅他替他把天底下人的眼都蒙起来假装天上没有个漏风的大窟窿。

但沈巍沉寂多年好不容易红火一次,不多在电视上晃晃好像实在对不起老...

+

© 六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