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睿/王越】《小越》(俊哲衍生)04

第04章:王越脑袋上的小蝴蝶扑棱了一下,恍惚像活了过来一样


在便利店,还发生了个挺有意思的事儿。

当时凌睿心情好,一身架势蹦蹦跳跳的,半路还回头朝着王越招招手:过来。

他真心诚意地笑起来,谁能拒绝呢。于是王越走过去,垂着双眼:“干什么?”

凌睿发现王越这个人挺逗的,明明脚上走过来了,但整个上半身都有一种微微犯着犟向后仰的趋势,仿佛是个不情不愿的态度。然而他又很经不起推敲,那身穿梭在酷夏之间的打扮散漫得出格,在灯火不那么通明的老楼城郊瞧着没什么,但到了这里,就显得有那么点不体面了。因此至于是不体面,还是不情愿,凌睿就困惑这个呢,但好在这些都不妨碍他忽然对王越生出了些怜香惜玉的感情。...

+

再更一章凌越更新《漫漫》

我得回忆一下剧情 凌越复建🙏

(我做了个小手术,又出去玩了一阵子,玩野了,一点书没读啥也不会写了😭😭😭😭)


+

【凌睿/王越】《小越》(俊哲衍生)03

第03章:王越身上有股风吹日晒的味道,好像更适合孕育和生长


[图片]


+

【凌睿/王越】《小越》(俊哲衍生)02

第02章:王越不知道凌睿正想着他,他的精力又全被王超霸占了去。


王越的家很小,一室一卫,局促到了杂乱的地步。光是他们兄弟俩的床交错摆放就已然占了大半空间,剩下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只能见缝插针,一堆堆、一摞摞,都是些过日子用的东西,扔也扔不得。

凌睿看了一圈,很执着地越过重重障碍去到窗边透气。而室内唯一的窗户就在煤气灶上方,他用手拢着衣服避开油污,在一种若有所思的情绪中推开了窗:要说王越懒慢,那他不至于细致得能想到在炉灶边边角角都黏上保鲜膜防污,可若就此说他勤快,好像也不是那么理直气壮,薄薄的一层保鲜膜已快到了寿终正寝的程度,各处黑垢凝固得简直像场噩梦。凌睿没有来过这样逼仄的家庭,他抱着...

+

【凌睿/王越】《小越》(俊哲衍生)01

第01章:夕阳势单力薄,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力量


凌睿在这里闻到了一股湿漉漉的咸辛气息,类似墙皮掺合进余晖的味道,夕阳势单力薄,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力量,于是仅靠在阴暗中捕捉到的这一丁点温暖,他感觉自己回到了母亲怀里,成了颗尚未落地发芽的种子——他还谁都不是,可以不说话,不思考,单纯盯着眼前这个人的背影摇摇晃晃。只是得小心在地砖上放肆的青苔和墙角阳沟里那些飘着的发酵后污糟糟的不知名泡沫,但凌睿告诉自己没关系,他只要跟着这个人走就行了。

老楼像被什么人抛弃了一样,邋遢得只剩一身花花搭搭的爬山虎。“就这儿了。”王越回过头跟凌睿搭话,身上透白汗衫恍惚间映了层绿蒙蒙的茸毛一般的光辉。

凌睿先是一愣,...

+

云次方文章指路

《小时不识月》全文在晋江可搜:奶茶小六

之前发完等审核忘记跟大家说了🙊不好意思哈抱歉抱歉

过年休息了一阵,最近又磕山河令磕得上头(救命啊,完全无心学习了天天等更新)

等我缓缓马上更《漫漫其修远》(只要有一个人还在看我也会继续更的!)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40

第40章:添喜


小赵炸库房这回事有多操蛋呢,纳木海一听陆嘉讲明白就气得没处撒火先朝他腚上踹了两脚:“你们他妈闲得蛋疼!去库房抽什么烟,打什么牌!”

陆嘉让他踹一脚一趔趄:“我又没跟着,你踹我干什么!”

纳木海又想抬手去扇他脑袋瓜子:“你没跟着?没跟着你蹿这么快!”

陆嘉动动嘴,有些没话说了。他倒是真没跟着一块抽烟打牌,但站在旁边看热闹来着。小赵是专门看库房的,大晚上吃饱喝足了就只剩下撩闲解闷,一连招呼了四五个小兄弟去搬桌子玩牌。光玩还不过瘾,还得赌上点什么意思意思,小赵把赢了人家裤腰带拿去逛窑子的牛皮都吹下了,三四局后自己却输了底儿掉。这面子上下不来台,荷包里仨瓜俩枣又全没了,当下...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39

下章怎么又要虐了……

第39章:师长


郑云龙还能信得过谁?除了他的小菩萨、小跟班,再没别人了。

他要把军功,把名声,全送给他的小菩萨,然后洗清小菩萨当年铁路爆炸后受到的所有骂名和委屈。告知天下从始至终,无论阿云嘎还是纳木海,这人是富贵无忧还是落魄潦倒,都没有弯下腰去做过汉奸。

既然敲定了要送,那滦县一个小小的加强团就不太够用了。郑云龙窝在书房大半夜没睡,一支支香烟抽得屋里烟熏火燎的,他嗓子又不太好,呛到肺里能咳个天崩地裂。一咳嗽,那更得吃药了。让他自己掌管吃药的话,他是丁点不顾剂量的,大体药不死人就行。他着急病好,总觉得一顿多吃点就能好得快些,且他这病连具体的病根在哪儿都不知道,唯...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38

第38章:军功


纳木海的生活骤然失去了一切关于小孩子的天真烂漫,受此影响,他有一阵子心情彻底的灰蒙,举止言谈皆只剩下成年人的刻薄和计较,对谁也是没有宽宥了。

张超和陆嘉深受其害,好说歹说的想要拉扯着他到处玩一玩散散心,把脾气转变过来。然而张超的劝说纳木海还勉强听一听,陆嘉来劝时只令他好奇:“我记得当初是你抢着说要养罕罕妮,怎么她一走,我没瞧出来你有丁点儿想她?”

陆嘉将一碗豆腐脑喝出了花,葱花沾到勺子上还要吧嗒舔一口。他翘着脚派头安然地向纳木海解释:“我和人家非亲非故,那天开口求你把她留下就是发昏糊涂了,再使劲当她是亲生的来想,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我又不傻,犯不着啊!”

他这...

+

【圣塔菲的聚会 · 婚礼】督理府的迷惑行为记录

 @云次方龙嘎专柜 


前情论坛可见


《督理府的迷惑行为记录》

1、

据说郑督理最近新迷上了个唱京剧的小旦,迷得是神魂颠倒,把情人安琪儿都忘到脑后了。安琪儿那个弟弟安东尼时常劝自己姐姐心大些,起码有人帮着受罪了不是。安琪儿思来想去,还是怕自己从此失了着落,并还说:“他那里大有大的好处,多少人食髓知味,舍不得呢。”安东尼听不下去,忽得拂袖走了。安琪儿不明所以,追在后面问:“怎么了这是?他大,碍着你什么事了?你还嫌把你比下去了不成?”


2、

事后安东尼去探查过,那小旦叫杨晓宇,扮杨贵妃的本家。“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再来个屁。安东尼坐在台下翻了个白眼,...

+

如何以「我终于成了他的皇后」为开头写一个故事?

我终于成了他的皇后,他坐在青山的宝座上祝我如愿以偿,以后可跟无边富贵过一辈子了。

我说同喜同喜, 你将来也是孤家寡人,寂寞无穷了。


1、

铁骑闯入我们的城门时,母亲自父亲专门为她修建的追月楼上跌落,鲜血和着脑浆溅到我的脸上,春芸在我身后被吓得凄厉地高喊了一声。

他来迟了一步,持剑跪在我母亲尸体旁流泪惋惜。

我听到他似乎在喊我的母亲为“姑姑”,于是撩起裙摆擦干净脸,转头问春芸:“那是谁?”

春芸瘫软在地上发不出声音,瑟瑟发抖的样子像我那只可怜的小羊羔。

肃穆的黑盔骑兵们同样一言不发的追随在他身后,马儿甚至不曾让我听到鼻息。

他从高阶上一跃而下,墨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

+

如何以「我嫁给了青梅竹马,但他的心上人不是我」为开头写一个故事?

预警:“我”暂时设定真不是个好人,是个自我感动式的坏人

更新至7

—————————————

我嫁给了青梅竹马,但他的心上人不是我。

我们从小玩到大,他心里真正有谁,说不准我比他自己还要清楚。

他总以为自己爱的是顾明月,但我知道顾平安才是他一辈子放不下的人。

因为不光是他放不下平安,我也一样,我们同病相怜,一应症状皆是知根知底。


1.

我们四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小孩是在幼儿园认识的。

我和顾平安重名,但是一男一女,他比我大两个小时,所以后来这一生我的名字多数时候都被叫做小平安。

平安有个龙凤胎妹妹,据说和我出生的时间不差分毫,叫明月,就是前段时间热播剧的女一号,那个漂亮...

+

久违的登上lofter了哈哈,这段时间身体一直不太好,有些事情也拖拖拉拉的搞得心情很乱。

最近好了很多,只是断更太久有点接不上了哈哈哈。

这几天尝试着写了一章,发现总是着急写完发表上来好顺便跟大家解释一下情况,但是这样心里总是很急,写得很不如意,所以今天决定先不着急更新了,我慢慢写,写得稍微满意了再发上来。(可能因为手生最后还是不太好,但我会尽力先把文章完结的。不止是对喜欢这篇文章的你们有个始终,也是对我自己的一个交代……这文好像已经两年了,我竟然还没写完……)

另外还有就是我本来想练练笔找找感觉的,所以这几天在知乎上写了一点第一人称的原创故事,结果发现文风有些串不回来了……我同时贴到lofter...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37)

第37章:“两面夹击”


纳木海很委屈,所以他对郑云龙说:“我好不容易和你说些真心话,你就不能仔细听听?你总这样猜忌我,心里难道就能好受了?你不好受,我也不好受,咱俩何必这样相处呢?”

郑云龙一听这话就知道是在嫌他多疑生了是非,他心里憋着股劲儿,一种隐约明白自己也许有错,但就是不肯低头服软的劲儿。只见他越发理直气壮地高声追究起纳木海的责任:“我猜忌你?要是你没干那些招人烦的事情,我还猜忌你什么?”

纳木海有点恼了:“我干什么了?”

郑云龙瞄过来一眼,结果不等说话先打了个狰狞的哈欠。然而纳木海见他张着血盆大口非但没有觉得丑陋,反而一时不慎差点儿被其逗乐了。但既然在讲道理,就不能笑出声泄...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

第36章:一次闲谈


郑云龙纵是有举世无双的本事,因为纳木海也得被迫收敛了神通。何况现在纳木海已不单单是纳木海,而是他心中名副其实的小菩萨。与孙宜缃和哑巴的交锋使他无尽委屈,得知小菩萨要来,独身对抗时的趾高气扬便保持不住了,他有了可以撒娇的对象,没必要再亲自冲锋陷阵。

所以无论郑云龙是遇上了天生克星,还是自愿韬光养晦,纳木海在河北方一买票,他就于北平宣布了自己旧疾复发,无论谁再拉拢,都暂以养病为借口进行敷衍。他算多灾多难惯了的,十次称病其中必有九次是货真价实,故而此次是真是假外界人士一概猜不通透,加之他又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竟真就由此硬生生将王蔡两人局面暂停下来,授命各方人马静等他“痊愈...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35

34章稍微修改了一下


第35章:父与子(2)

郑云龙忽然对孙宜缃没有了感情,任何感情。

他看她已当不成“人”来看了,似乎眼前纯粹是个“物”,值不得动用精神对谈太多。

故而孙宜缃还在眼巴巴的盯着他想要解释时,他已经找了张床坐下,万分懈怠地挥挥手:“你不必说,我懒得听。”

他不听狡辩,也不下命令,随行卫兵在病房门外围了个严实,小伙子们呼出的旺盛人味儿透过门缝冲淡了室内福尔马林僵硬的阴沉冷森。医院,向来是个让他感到不适的地方,而现在有了这些年轻力壮的气息,他安心了不少。

这一安心,仿佛小温和阿好在他心中也注定找得回来了一样。

“等着吧。”他语气平淡,说话的功夫还解开西装扣子随意敞着...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34

第34章:父与子(1)


郑云龙说是去处理事情几天便回,没想到竟就被绊住在了北平。纳木海与他通过几次电话,听他的意思是说那位新春登门的王晰回去之后竟然不声不响召集起了反蔡大军,一发不可收拾的要请蔡渝佩下野。当然,王晰先是通电全国告知自己并不会赶尽杀绝,说是好歹也被蔡程昱叫了几年大哥,就算是为小弟也会让蔡渝佩安稳做个寓公的。然而蔡渝佩却觉得自己再怎么不如当年,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至于就这么让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放权停权,他是决计不肯的。于是他俩争斗,彼此在对方眼中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一个不过抱残守阙,僵持之际,各自开始拉拢人马准备一场大仗。

郑云龙对此很是不满:“当前局势本就犹如行舟海...

+

【漫漫其修远】(II)33

第33章:小菩萨


眼光好, 就不太容易出错。

郑云龙把纳木海牢牢按住,杀气腾腾、委委屈屈,仿佛要把人一口口吞吃下肚。他已不讲究任何手段策略,单是野兽一样横冲直撞,纯粹的像个强头倔脑的愣头青,自己不要舒服,也磨得纳木海难受。

很快,他俩就成了惨兮兮的一对。

纳木海忍无可忍的开了口:“大清早的……你要折腾死我吗?”

郑云龙不为折腾,但也不知如何排解,唯有压着仰面朝天的纳木海:“一会儿记得拾些药吃,免得跟我一起感冒了。”

纳木海哪还顾得上一会儿,他把郑云龙惯的是越发不知轻重了,遭苦受难之际,不禁说:“行了……让我起了吧。”

郑云龙听出了纳木海语气里的告饶滋味,破天荒真的到...

+

33章我已经写了四个版本了……可还是不会写他们相认怎么办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好想哭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32

第32章:久别(下)


当时郑云龙知道有阿云嘎这号人物,还是多亏了孙宜缃。

说起来,他忘掉阿云嘎,也是有个过程的。

起先,只是忽然开始发烧——就在去碧云观遇上敌袭的那天——他回到家中将头往床上一栽,苦大仇深的开始干瞪眼直到天明。他不说话,光是想,眼珠子也极少转动。

当夜陆宇鹏进到屋里见过他一面,他甚至未曾短暂的将视线放在这么一个大活人身上,是彻底的不闻不问。陆宇鹏无法形容那时见他的感受,只记得他黑漆漆、阴恻恻的表情看起来像是一种死不瞑目、万分无解的冤屈和悲怆,多日来于心底暗藏的怕与惧已全然扩散到周围每一处空间,令无意闯入者跟他一起感受同样的毛骨悚然。好像就因为这一夜的不眠不休,他憔悴...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31

第31章:久别(中)

纳木海手底下兵多了,腰包里往外掏的军饷款子自然也随之增长,他才不要什么一窝蜂白吃干粮馍馍的虾兵蟹将,他要的是兵强马壮、所向披靡。别人喊他海团长,他心里当自己是海司令、海大帅。

按理说他正经应该从郑云龙那里申请钱款,但就因为这点雄心壮志,他忽然感到不好意思向郑云龙张嘴了。每回刚一起意就忍不住想:“你不是心里觉得自己有天大的本事?怎么钱也要问他要才能有?”这时候,这个“他”在纳木海心里就不是联军委员长了,而是他亲过嘴睡过觉有感情的郑先生。问郑先生开口要钱,丁点儿不像是“海大帅”该有的本事。

思来想去,纳木海打起了匪帮的主意,他这不是刚抄了家?钱和粮总能搜罗出一些来的。正...

+

正在写文,然后自我怀疑真的认不出小海和阿嘎是同一个人吗?

一翻相册:行 设定勉强孩挺合理🤭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 30

第30章:久别(上)

地面上湿漉漉的积了雨水,司机替孙宜缃打着伞,好让她只管一路踮着脚尖担心自己的鞋子。今日到舒兰俱乐部的礼堂露面,全因德国的费雪夫妇在此办了场音乐会,她与他们原本是素无瓜葛的,但这是郑云龙赞美过的音乐家,故而尽管更想在这种天气下待在家里小酌一杯,她还是早早的命人送了花篮,决定亲自到场支持一把。

方一进门,她就察觉自己受到了不少人的注目,边走边回以浅笑颔首,最终被引至包厢,尚不忘记挺直了腰板展示自己的身份魅力。其实孙宜缃听着那两双手弹的钢琴没比一个人弹好听到哪去,但见大家都一副陶醉入迷的样子,她也一直面带微笑的表示欣赏。

就这样,在一阵丝滑曼妙的琴曲中,郑伯珍来了,他率先...

+

我没事啦!!哦耶耶耶~

我要今天开始日更加更更更更!我不要坑!!我要完结!!!!我要去写大洋马!!!!!!!


好。收。

我先去睡觉了

白天见!!!!!!!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29

第29章:风雨如晦


马佳找借口支走蔡程昱,和郑云龙在书房内进行了一场密谈。

他来时握了握郑云龙的手,但并没有握够。他和郑云龙不只是上下级的关系,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目光扫过后者消瘦的身影,他认为自己离开的这些年,对他俩来说都多少有些时过境迁。旁的不提,起码他在时能说服郑云龙多于吃喝上花点心思——瘦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精神面貌还是很应该有人督促着郑云龙昂扬起来的。

不过想想那位小陆长官的年纪,事情倒是情有可原了。郑云龙五官颇有些西式的立体,严肃时尤其寒意凛凛,任谁看了都下意识紧张。别说小陆,就是他,当年劝郑云龙相个亲都得下莫大决心。也就只有阿云嘎,能把这混世魔王治得怯生生的。...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28

第28章:喜相逢


来人介绍说自己叫陆嘉,是小王爷给他改的这个名儿。

纳木海和他同坐在一层台阶上,夜色渐深,屁股底下凉冰冰的。抽了抽鼻子,俩人碰杯喝了一口,纳木海没话找话的问他:“你是哪个嘉?”

陆嘉担任着团里司务长一职,面对纳木海这位新来的团长,本来是恭敬有余,爱戴不足,单论明哲保身还是可以的。但自打听到纳木海否认小王爷的身份后,他便浑身懈怠了下来,脊梁骨也挺不直了,在无精打采之际还隐约有股轻浮的气质出现。纳木海看他唇红齿白纸片儿一样薄,登时生出了敬而远之的想法,感觉他碰一下就能倒似的。但又念着还要收拢人心,只好继续若无其事的和他交谈,只是过程束手束脚的,生怕一不小心喘口大气把给他撂...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27

第27章:海团长


纳木海出发的这个早晨,郑云龙特地点了兵随行去送他。

本来说是带着阿好一块儿去滦县的,郑云龙却说小孩子受这个折腾做什么,不容置疑的把小东西强留在了家里。纳木海一想是去整编队伍做正事,带上阿好是不方便,便给阿好许下话,说最多半个月,一定办完了事抽空回来一趟。阿好素日懂事乖巧,唯独碰到与纳木海分别的情况开始发邪性,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拽着他身上的武装带说什么都不撒手。

是以今天出发,纳木海不得已趁着阿好还在睡时来了个不告而别。阿好年纪虽小,但纳木海极少因此忽视他的意见与感受,此事还是他们父子俩之间破天荒头一回。故而汽车往城外行驶的路上,纳木海一直脸色不佳,是个心不在焉的状态...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 (II)26

第26章:新式理念

整篇发不出来,分段可以。所以大家能到论坛看,就去论坛看吧。不方便的可以去afd。

+

【云次方】漫漫其修远(II) 25

云次方论坛同步更新


第25章:春节


周深带着一脑门子糊涂回到了家中。老廖写在纸条上的地址信息被他攥在手里出汗洇花了一片,然而不用再看,上面“北戴河联峰南路107号”几个字已经好似刻在心里一样记得清楚了。

他换了身居家的衣裳,托着腮往窗边一坐,千头万绪的从白思量到了黑。小四月烧了水请他喝茶润润嗓子,他听不见;陆宇鹏风尘仆仆的来请他下馆子吃饭,他还是听不见。他一心里,全是今天的纳木海。

他把纳木海和阿云嘎这两个名字在心里翻来覆去的念叨,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才不得已又去找了陆宇鹏。而那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了。当时陆宇鹏正在自己的单身汉公寓里喝一碗香气扑鼻的热羊汤,一手拿馍就葱,一手用勺...

+

© 六桥 | Powered by LOFTER